歡迎登陸標語(yǔ)大全網(wǎng),喜歡請收藏本站,并推薦給更多的朋友,我們對此表示由衷的感謝。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(yè) > 學(xué)校標語(yǔ) >正文

高考雷人標語(yǔ)背后的標語(yǔ)文化

來(lái)源:網(wǎng)絡(luò ) 時(shí)間:2018-04-04 15:35 手機瀏覽

  高考剛過(guò)去,那些雷人的高考標語(yǔ)又出現在人們的視野里,媒體借此還盤(pán)點(diǎn)出雷人之最的高考標語(yǔ)。比如“提高一分,干掉千人”,“有來(lái)路,沒(méi)退路,留退路,是絕路。拼一個(gè)秋冬春夏,贏(yíng)一生無(wú)怨無(wú)悔”,“只要學(xué)不死,就往死里學(xué)”,甚至還有“不學(xué)習,如何養活你的眾多女人”。這些高考標語(yǔ)的背后充斥著(zhù)暴力、極端、絕對、忽視生命,有的還傳遞出高考背后的現實(shí)問(wèn)題,比如“戰勝高富帥,考過(guò)官二代,高考不拼爹,努力靠自己”。

  不要以為標語(yǔ)只出現在校園,反觀(guān)社會(huì ),各種各樣的標語(yǔ)充斥在我們周?chē)?,從農村到城市,從學(xué)校到街道。

  農村里最多的是計劃生育的標語(yǔ),如“寧可血流成河,不可超生一個(gè)”,“打出來(lái)、墮出來(lái)、流出來(lái),就是不能生出來(lái)”。另外一類(lèi)標語(yǔ)也很常見(jiàn),就是禁止非法上訪(fǎng)的標語(yǔ),如“非法上訪(fǎng)一次拘留,二次勞教,三次判刑”。

  在城市里,大街小巷經(jīng)常能看到各種標語(yǔ)。這些標語(yǔ)有的與國家政策有關(guān),有的是某些單位,甚至個(gè)人張貼出來(lái)的。如某地交警大隊在大巴車(chē)上張貼的“對正在搶劫的車(chē)匪路霸可以當場(chǎng)擊斃,群眾打死有獎”;派出所張貼的“誰(shuí)砸派出所的牌子,我們就要他下崗”;甚至還有銀行掛出寫(xiě)著(zhù)“對正在搶劫銀行的犯罪分子予以當場(chǎng)擊斃”的牌子。而私人標語(yǔ)也隨處可見(jiàn)。如“發(fā)現小偷必打死”;“偷車(chē)賊,捉到就地處死”。

  這些標語(yǔ)的作用,有的是威脅,有的是恐嚇,有的是動(dòng)員,有的則是為了宣傳。那么為何我們的國家里充斥著(zhù)大大小小的標語(yǔ),甚至可以說(shuō)我們是一個(gè)標語(yǔ)大國呢?這要從標語(yǔ)誕生的歷史說(shuō)起。

  標語(yǔ)在中國,誕生于革命年代。標語(yǔ)最初,以及最為重要的作用就是政治宣傳與社會(huì )動(dòng)員??梢哉f(shuō)一部政治標語(yǔ)史,就是一部中國現代史,有的人還借此整理出口號標語(yǔ)的歷史變遷。

  從1949年的一句“中國人民站起來(lái)了”開(kāi)始,到“百花齊放,百家爭鳴”,到“畝產(chǎn)萬(wàn)斤,要叫衛星飛上天”,“人有多大膽,地有多大產(chǎn),不怕做不到,就怕想不到”,到“廣闊天地,大有作為”,直到文革期間,標語(yǔ)滿(mǎn)天飛,人人都會(huì )去貼一張大字報。

  在革命年代,標語(yǔ)伴隨著(zhù)政治運動(dòng)而風(fēng)行。革命者將革命理想用最為通俗與簡(jiǎn)短的方式表達出來(lái),通過(guò)不斷重復標語(yǔ)的內容,強化革命理想,讓政治目標深入人心,以達到動(dòng)員群眾參與運動(dòng)的目的。經(jīng)過(guò)反復的運動(dòng),人們習慣了運動(dòng),習慣了張貼標語(yǔ),習慣了在墻上隨處涂鴉,這樣的習慣延伸到了今天。

  今天,革命遠去,我們進(jìn)入了一個(gè)后革命的時(shí)代。曾經(jīng)那些,特定時(shí)期用于政治運動(dòng)的標語(yǔ)淡出了人們的視野,但與國家政策有關(guān)的標語(yǔ)卻沒(méi)有消失,同時(shí),政治運動(dòng)遺留下來(lái)的私人化的標語(yǔ)隨處可見(jiàn)。從內容來(lái)看,標語(yǔ)中增加了小清新、小文藝、小雞湯式的標語(yǔ),這是過(guò)去不曾有的。但是,無(wú)論時(shí)代背景如何改變,標語(yǔ)的特點(diǎn)沒(méi)有改變,都是淺薄、庸俗、粗暴、武斷、極端、虛假、浮夸、功利與野蠻的。

  在這里,我們應該區分一下標語(yǔ)與口號。按照徐賁在《過(guò)度運用口號和標語(yǔ)妨礙公共理性》一文中說(shuō)的,歷史上,先有口號,而后是標語(yǔ),最后才是宣傳??谔柨梢猿霈F在政治、商業(yè)、宗教等語(yǔ)境下。無(wú)論一個(gè)國家是否民主,都會(huì )有口號,而標語(yǔ)泛濫則是極權國家的典型特征,如我們熟悉的納粹時(shí)期的德國,以及蘇聯(lián)。那么在民主國家,會(huì )有標語(yǔ)嗎?

  徐賁在文章里解釋了這個(gè)問(wèn)題。以美國為例,一般張貼標語(yǔ)的是私人,張貼的多是廣告,貼標語(yǔ)的地方包括私人汽車(chē)與自家庭院。而在公共場(chǎng)所是不允許張貼、懸掛只代表個(gè)人、社團、黨派的政治、宗教意見(jiàn)的標語(yǔ)。

  與美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今天的中國,標語(yǔ)泛濫,甚至內容畸形的標語(yǔ)充斥在我們觸手可及的世界里。

  在革命年代,標語(yǔ)的出現與政治運動(dòng)有關(guān);而在后革命年代,標語(yǔ)的出現,除了遺留了革命年代的問(wèn)題,讓人們習慣性的張貼標語(yǔ),就是哈維爾在《無(wú)權者的權力》里寫(xiě)的,張貼標語(yǔ)的人為了表明自己很順從。

  在《無(wú)權者的權力》里,一個(gè)水果店經(jīng)理在自己商店的櫥窗上貼了一幅標語(yǔ):“全世界無(wú)產(chǎn)者,聯(lián)合起來(lái)!”。那么水果店老板真的相信標語(yǔ)上寫(xiě)的內容,或者希望將標語(yǔ)的內容告知全世界的人嗎?在哈維爾看來(lái),不是的。水果店老板張貼標語(yǔ)一個(gè)是習慣性使然;另外一個(gè)是害怕他的上級會(huì )找他麻煩,害怕其他人舉報;最后,張貼標語(yǔ)還是一種符號,是水果店老板表達自己“我,水果商某某,是懂得我該做什么,是守本分的,我是個(gè)靠得住的人,無(wú)可挑剔。我很聽(tīng)話(huà),所以該過(guò)上平安日子”的符號。

  以上解釋了個(gè)體在后革命年代張貼標語(yǔ)的原因,而對于官僚體系的人來(lái)說(shuō),張貼標語(yǔ)一方面可以對上級表明下級在努力執行上面的命令與政策;一方面讓社會(huì )看到政府在有所作為,有做事情的決心;最后,是官僚體系內部的人做給自己看,對自我進(jìn)行催眠,讓自己相信自己在努力做事。

  在后革命的時(shí)代,一個(gè)人可以選擇無(wú)視周?chē)臉苏Z(yǔ),但不可否認,長(cháng)期來(lái)看,標語(yǔ)的內容潛移默化地影響著(zhù)人們的思維。還是以高考標語(yǔ)為例,“提高一分,干掉千人”的標語(yǔ),讓人養成只要是為了自己好,無(wú)論使用多么殘酷的手段,都是正當的思維;“有來(lái)路,沒(méi)退路,留退路,是絕路。拼一個(gè)秋冬春夏,贏(yíng)一生無(wú)怨無(wú)悔”,更是將一場(chǎng)考試與人生裹挾;“只要學(xué)不死,就往死里學(xué)”,類(lèi)似這樣的標語(yǔ)還有很多,無(wú)不充斥著(zhù)“死”這個(gè)字,讓死掛在人們嘴上,難免讓人潛移默化中漠視生命;“不學(xué)習,如何養活你的眾多女人”與“戰勝高富帥,考過(guò)官二代,高考不拼爹,努力靠自己”,讓教育淪落為只為解決現實(shí)問(wèn)題的途徑。

  從高考標語(yǔ)到計劃生育標語(yǔ),再到日常生活中的各類(lèi)標語(yǔ),各種標語(yǔ)充斥在我們的周?chē)?。與革命年代不同的是,我們可以選擇無(wú)視周?chē)臉苏Z(yǔ),可以選擇不主動(dòng)張貼,但卻無(wú)法真正結束一個(gè)標語(yǔ)泛濫的世界。